近期我国废钢铁市场趋势

2019-03-12 09:40:53 23

近年来,受钢价高位运行、长流程钢厂环保限产频繁及电炉厂积极投产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我国废钢使用量呈现逐年上升态势,废钢作为绿色环保再生的生产原料,愈加受到国内钢铁生产企业的重视。随着2019年的到来,粗钢成本增加,钢厂利润压缩,废钢市场会发生什么变化,废钢铁行业近年来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本文将作简要分析。

一、废钢价格逐步进入调整期

据我的钢铁Mysspic废钢价格指数分析,废钢自2016年起价格震荡上升,2016年全年均价1441元/吨;2017年均价1756元/吨;2018年均价2349元/吨,截至2019年2月2日,废钢绝对价格指数在2545元/吨。主要原因是在国家去除无效落后产能的一系列政策下,钢价得以稳步回升,钢厂利润得到修复并在大幅盈利情况下积极增加废钢使用,包括电炉投复产等新增废钢需求的增加,促使了废钢价格的持续上行。

2018年,全球经济下行压力、中美贸易摩擦等利空因素的爆发,不锈钢护栏钢价涨势有所放缓,废钢呈现震荡运行,在高炉厂的环保督查及电炉厂的积极复产带来的废钢需求支撑下,废钢仍保持较好的趋强走势。2019年钢价大概率下行,钢厂利润压缩,高炉厂废钢比有所下调,废钢供需趋向平衡状态,预计价格也将随之进入调整阶段。

自2017年起,螺纹钢市场回暖,价格大幅上涨,期间螺纹钢-废钢价格差最大为2824.96元/吨,最小为691.36元/吨。2015年螺纹钢指数与废钢指数价格差均值为817.7元/吨,2016年为1122.9元/吨,2017年为2185.3元/吨,2018年为1895.8元/吨,2019年春节前价差为1381.8元/吨。正常情况下螺纹钢与废钢价差在1200-1400元/吨区间之内,可以看出,2018年随着废钢供需结构的逐步调整,价差逐步回归合理区间。2018年螺纹钢强势运行,长流程钢厂利润基本全年保持千元以上,独立电炉钢厂利润高位时期也能达到500-600元/吨,虽然电炉厂利润不及高炉厂,但不受环保限产政策影响,生产情况能保持灵活调整状态。据我的钢铁统计,2018年的独立电炉厂的产能利用率及开工率都保持在高位状态。在“一寸钢筋一寸金”的情况下,高炉添加钢筋切头,不锈钢栏杆、冲子冲片等炉料;转炉添加重废、钢板料;电炉产能积极释放,充分利用废钢带来的增产效益,实现单吨利润的最大化,是2018年螺纹钢维持高利润生产的主流操作。

不锈钢生产企业的原材料条件、生产规模、产品方案、操作成本和工人的操作习惯等因素都会影响不锈钢冶炼生产工艺的选择。由于原材料、操作成本和产品方案等因素受市场波动影响较大,现代化的不锈钢冶炼车间生产工艺的选择应具有一定的灵活性,能根据市场条件调整生产工艺和产品方案。


  中国大型不锈钢生产企业大部分都是联合型钢铁企业,例如太钢、酒钢和宝钢等企业,均是既生产不锈钢同时也生产碳钢。对于这些联合型钢铁企业,原材料范围比较广,既有充足的铁水供应,也有能满足需要的废钢,这些企业在不锈钢冶炼工艺路线的选择上具有较大的灵活性。

地制宜选择工艺路线

近两年电弧炉产能集中投产和新增,2017年电炉投复产产能约2581万吨,年产电炉钢约912万吨;2018年电炉投复产产能约2104万吨,年产电炉钢约1212万吨,集中投复产时间在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2018年全国电弧炉新增产能主要集中在华东、华南、华中区域,2019年电弧炉新增产能主要集中于西南区域,计划新增产能目前统计在1500万吨左右。

目前,我国已步入工业化后期,参考欧美钢铁工业的发展路径,工业化后期,国民经济的发展对钢材需求增速明显放缓,粗钢产量实现巅峰值并开始进入衰落期。其中,大型长流程钢厂产能/产量持续走低,而电炉钢产量开始持续增长。

2018年12月份,中国制造业PMI指数为49.4%,较上月降低0.6个百分点,低于50%的临界点。这是今年连续4个月制造业PMI回落,也是自2016年以来首次回落至荣枯线下方,也是近三年来首次出现连续下滑趋势,表明制造业景气度有所减弱。不过,2018年全年的制造业PMI平均值为50.9%,2017年为51.6%,2016年为50.4%,虽然对比去年有明显下滑,但总体仍保持增长。

制造业PMI在2018年出现下滑的主要原因有中美贸易摩擦、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等多重因素影响,我国制造业发展环境稳中有变,制造业市场需求下行压力加大,一些产业正逐步走入需求淡季。产品产量的减少导致了工业废钢产出减量,从而导致了废钢价格的上涨,这让2018年下半年废钢价格保持稳中有增的态势,虽然在11月有短暂的大幅下跌行情,但仅三周时间左右价格便迅速反弹,直至春节前,价格都保持在相对高位。2019年预计经济下行的压力仍旧存在,中美贸易关系仍处于紧张磋商的阶段短期难以缓解,预计制造业仍将继续承压,废钢供应仍将受其影响继续减少,对2019年的废钢价格形成一定支撑。

2.废钢进出口回调 短期难有回升

限制进口政策:在2018年,生态环境部、商务部、国家发改委和海关总署分别于4月及12月联合发布关于进口废物管理目录的调整,将冶炼渣、废五金类、部分废有色金属、废汽车压件、废船等16个品种固体废物(见表2),从《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目录》调入《禁止进口固体废物目录》,自2018年12月31日起执行;将废钢铁、废合金、部分废有色金属等8个品种固体废物(见表3),从《非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目录》调入《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目录》,自2019年7月1日起执行。其中冶炼渣、废有色、废五金类主要含夹杂物及放射性污染,对土壤环境污染严重;废弃船只遗留的剩油、剩水、铁锈等在拆解过程中极易造成江河水质的污染。关于废钢铁进口的管控措施自2018年起严格实施,对国内的废钢供求体系有较大的影响。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